古代名家 现代名家 民族音乐 特色乐器教程 特色乐器知识 特色乐器名家 其他名曲 特色乐器厂家 特色乐器导购 民乐文化 音乐院校 中国文化

《音乐美学》对艺术表演的启示

向古曲网知识中心投稿(古币奖励)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古曲网 > 知识中心 > 综合频道 > 民乐文化 > 正文
【字体: 】  

《音乐美学》对艺术表演的启示

音乐美学》对艺术表演的启示 

    我作为一名表演专业的学生,以前对音乐美学一无所知,只知道如何去掌握高难度的专业演奏技巧,对音乐理论方面的知识,尤其是音乐美学的知识,可以说是毫不顾问。通过学习音乐美学这门课程,特别是听了杨老师的讲课,使我懂得了学习音乐美学的重要性,学习音乐美学有助于我们树立正确的音乐审美观,有助于我们成为有思想、有修养、有品位、富有想象力、创造力和审美鉴赏力、真正了解音乐艺术精神的人。通过学习使我更进一步了解音乐美学是一门古老又年轻的学科,又是一门美学与音乐学相结合的交叉的具有哲学性质的音乐基础理论学科。通过学习使我了解了音乐美学是研究音乐艺术的美学本质,是研究音乐的价值和功能,是音乐音响结构及其表现对象,是研究音乐实践中的美学问题。同时音乐美学的研究还扩展到符号学、现象学、接受美学等新的研究领域。由此可见,学习音乐美学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音乐美学对我们学音乐表演专业的来讲具有理论指导意义。

    音乐表演被人们称为第二度创造,这决定了它必须兼顾真实性与创造性两个方面,并力求做到二者的协调与统一。所谓真实性,是指对音乐原作的忠实再现。任何一部音乐作品都属于一定的历史时代与风格范畴,在体裁形式与表现内涵上也都有其各自的规定性。充分了解作曲家的历史时代与风格范畴,切实把握音乐作品的形式与内涵的规定性,是进行第二度创造的基础,是音乐表演获得真实性的基本保证。

    我在演奏根据唐代著名诗人杜甫的同名诗《新婚别》而创作的二胡叙事曲时,我除了感到这个作品的旋律很优美、具有古代的那种韵味外,对这个作品也没什么好感,老师、同学都认为我拉的不好,我自己总找不到感觉。后来我查阅了许多有关唐代的文献史料,认真拜读了杜甫的“三别”、“三吏”,特别是《新婚别》。起初我还不理解,象我们当代出去参军,三年五年就可以返乡,我们以参军为荣。虽然说这对新婚夫妇是“暮婚晨告别,无乃太匆忙”。令人为之惋惜,但还不至于象妻子所说的“君今往死地,沉痛迫中肠”。我通过阅读史料和原作,我才了解到原来唐代的兵役制度可谓是“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因此后来我演奏此曲时能真正地用“心”去表演。用现在流行语来讲“找到了感觉”。听我演奏的人也感到我能表现出:妻子送别丈夫难舍难分的、泪眼相望、柔肠寸断的那种意境。

    音乐表演作为第二度创造,仅仅具有真实性,即对原作的忠实再现显然是不够的,它还必须与表演的创造性相结合,实现真性与创造性的统一。音乐表演创造,首先要求表演者必须具有强烈的参与意识和创造热情。既不能把音乐表演变成一种毫无生气的显影,也不能对音乐作品采取消极、冷漠的旁观态。音乐表演者必须把每一次音乐表演作为一次再创造,投入自己的全部热情、智慧和才能。表演者对音乐作品应有自己的解释,这种解释既要符合原作的基本精神,又能体现表演者的创造性。这就要求表演者对音乐作品有自己的不同处理,正是这种不同的处理,才会使得同一部音乐作品在不同的表演者那里获得不同的艺术表现,而这正是音乐作为一种表演艺术的魅力所在。

    另外,即使在同样忠于原作的前提下,不同的表演者对于同一作品或同一角色,也可能做出不同的艺术处理。这是因为音乐表演者都是处于特定的历史时代和社会环境之中,有他们自己的生活经历和独特个性,这些必然自觉或不自觉地体现在他们的表演中。就象有人所说的:一千个读者,会读出一千个哈姆莱特来。   有一次我和一些来自北方的同行们一起交流琴艺,我演奏了一首二胡名曲《二泉映月》,北方的同行说:“听你拉的风格、韵味很特别,和二胡大师闵惠芬的处理不一样。地方风味特别的浓。(当然不是说闵惠芬老师不如我)其实我心里明白,过去我曾在无锡的地方戏——锡剧团乐队呆过,《二泉映月》的作者瞎子阿炳是无锡人,这部作品具有浓郁的地方戏曲音乐色彩。所以我在演奏时,除了要表现出作者他那饱经风霜、漂泊坎坷一生,他那辛酸悲恻、感伤愤懑的内心情感,他那坚毅自信、刚直倔强的气质。以及多年来他在黑暗中奋斗、挣扎、勇于用歌喉向权贵和邪恶势力作斗争的硬骨头精神外。还注重利用戏曲二胡较为特殊的技法,使之更具地方特色。

    音乐表演的又一重要美学原则——技巧与表现的统一。出色的表演技巧与完美的艺术表现在音乐表演中是相辅相成、互不可少的两个方面。没有表演技巧根本谈不到艺术表现,脱离了艺术表现,表演技巧也将失去它自身的存在价值。二者应完美统一。技巧在音乐表演中的重要作用是无需赘述的。可以说古今中外一切有成就的表演艺术家,无一不具有高超与独到的表演技巧的,当代二胡大师闵惠芬之所以能在二胡表演艺术上取得无人与之匹敌的卓越成就,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她具有卓越的二胡演奏技巧。左手的运指技巧使她能够快捷地演奏任何高难度的指法变换和各种变化音。右手出色的运弓技巧,对于各种不同的高难度的弓法,如跳弓和顿弓,她都能运用自如,可以说这技巧完美程度已达到无懈可击、令人叹为观止的境界。技巧对于音乐表演者来说,的确是非常重要和必不可少的基础,而且技巧本身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审美对象,然而它却不是音乐表演者获得成功的唯一条件,也不是音乐审美的主要目的,它不过是艺术表现的手段,只有当表演技巧为艺术表现的目的服务,并且获得与艺术表现的完美统一,它才能真正实现自身的价值。一些优秀表演艺术家的表演并不是为炫耀技巧为目的,而是把高超的表演技巧完全融入深刻的艺术表现之中,真正做到两者的完美统一。他们的表演不仅给人以审美的愉悦,而且以丰富的精神内涵与情感表现而动人心弦,启人心智。闵惠芬的卓越成就并不仅仅限于杰出的演奏技巧,而在于她非常重视和讲究演奏艺术的表现,尤其是表情,她把卓越的表演技巧和深刻的艺术表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我在演奏二胡曲《江河水》时,从演奏技巧上讲有三个特点,左手的压揉与不揉弦的手法相结合,这种演奏手法,会产生出区别于其它二胡曲的特殊艺术效果。其二,上下滑音和回滑音较有棱角,不把滑音的过程拉得很慢,或很柔软。因为此曲是东北的民间乐曲。假如把滑音拉得慢而柔软,将会与南方的风格相混淆。其三,运弓有大幅度的力度对比。在表现上,情绪绝不是无动于衷,力求达到扣人心弦的效果。表现了一位惨遭不幸的妇女痛苦、思念、悲愤的倾诉,以及她对黑暗社会势力的愤怒抗争。力求为听众塑造一个深刻的艺术形象。通过音乐表演使人联想到“江河水日夜流不尽,它是穷人的血泪汇成;江河水悠悠来去,它是黑暗的旧社会人民苦难见证。

    纵上所说,由此可见学习音乐美学对于我们正确认识音乐艺术的基本规律,树立正确的音乐审美观具有直接而深远的意义。学习音乐美学还有助于我们提高美学修养,丰富理论知识。一个真正的音乐艺术家,不仅需要高超的艺术专业技巧,而且要有深厚的美学修养和丰富的理论知识,而音乐美学正是可以满足这种需要的学科。他融合了两们学科的精髓,既有深刻的哲理性和美学内涵,有具有音乐学丰富的知识内涵和分析方法。因此学习和学好音乐美学意义重大。  

创作   文章录入:易书    责任编辑:旨卿 更新时间:2009-9-16 9:33:02   发表评论
分享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推荐音乐
    推荐视频
    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 商标
    中国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网络带宽由深圳琴行 音乐厅大音琴行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