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箫论坛 笛箫新闻 笛子曲 洞箫曲 笛子视频 笛子曲谱 笛箫教程 笛箫知识 笛箫名家 笛箫名曲 笛箫文学 笛箫厂家 笛箫导购

从民间到学院——谈俞逊发竹笛艺术的音乐美学与哲学

向古曲网知识中心投稿(古币奖励)您现在的位置: 古曲网 > 知识中心 > 笛箫频道 > 笛箫文学 > 正文
【字体: 】  

从民间到学院——谈俞逊发竹笛艺术的音乐美学与哲学

    从民间走向学院是职业分工一个很难避免的过程,但我们也看到在这样“标准化”的过程中,培养出来的演奏演员越来越相像,越来越没有自己的特质,技术的掌握规范化、标准化后,生活的历练相对单纯,传统文化素养的贫乏,连艺术表现也显得“制式”,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迷思、危机与警讯。

    赵松庭先生在《笛艺生涯五十春》一文中,曾经语重心长地强调,尽管年尽花甲,在演奏上深感力不从心,但是他仍然有志在竹笛的发展与人民思想情感及文化的关系,演奏技巧与风格的探索分析,竹笛的声学、律学与乐器改革,笛曲的创作与美学问题,乐器教学的科学与系统化等方面做一些切切实实的工作!从赵松庭先生在竹笛发展史上的成就,我们相信:唯有这样,才能较全面地掌握竹笛的音乐语言,较深刻地呈现竹笛的艺术价值。然而在追求速食文化的今天,我们看到老一辈演奏家对艺术的谦卑与坚持,与来自命深刻历练的累积,也在追求“效率”的同时,逐渐的式微与肤浅。传统的积累不够,让表现力变得狭隘,即便是所谓的“创新”,也常常为的是标新立异,并非经过深刻的酝酿;所谓的“创作”常被简化成作曲格式的堆砌,或凸显技巧的拼图。这样符合创作“公式”的作品,固然难以避免,也有其一定的存在价值,然而这种“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作品,要想经得起时间与听众的考验而流传久远,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由于特定的时空背景,五、六十年代崛起的一些演奏家,较早的投入工作,在各式各样的艺术实践中,积累自己的音乐素养,丰富自己的音乐素材,创作了不少流传了数十年,如今听来仍然感人至深的作品。这并非否定学院的专业训练!也没有人能轻易的否定专业分工的价值与趋势,专业的训练当然能更好地呈现内心的感动。来自民间的冯子存老先生的许多作品,就是在接受现代训练的方堃先生的建议下,加以规整合理,当然也更加的精炼动人。只是,在这样分工的过程与趋势中,不该轻易忘了艺术动人的本质和它的生命力与原创性,这样酝酿出来的作品,尽管可能让人感到“意料之外”,但是用心去聆听,又不禁令人赞叹这样的构思确实是不得不然的“情理之中”!我们从俞逊发一首首感人至深、不落俗套的作品中,可以轻易地验证这一点。

    创作曲目:

    80年代前后,俞逊发的创作与演出进入了成熟期。这段时间,他创作演出了包括《汇流》、《秋湖月夜》、《远方的思念》、《琅琊神韵》、《赤日》、《形影》等具有个人风格特点的优秀曲目。

    《汇流》

    1977年,俞逊发与上海芭蕾舞团到加拿大演出,之后到尼加拉瓜大瀑布旅游。在离瀑布远有六、七里路的距离时,就传来如雷般的瀑布声。作者有感于自然的伟大与人类的渺小,于是构思了以水的各种形象来创作一首笛子曲,表示人类之间应该团结平和,才能和乐在一起,变成汹涌澎湃的大海。演奏上着重于大小和强弱的反差,从瀑布飞泻到大海澎湃,还有滴水成泉之间的强烈对照。

    这首由俞逊发与瞿春泉先生合作的笛子作品,不仅气势宏大,构思新颖,调性多变,以C调曲笛及F调梆笛演奏,在笛子的演奏技法和表现力上,有所突破创新。瞿春泉先生出色的配器,更精彩地烘托出水的各种形象!全曲为单乐章,五个段落,分别为:一、瀑布飞泻;二、山河壮观;三、滴水成泉;四、鸟语花香;五、汇流奔腾。乐曲一开始,演奏者就大胆新颖的展现他对竹笛悠游从容的掌控能力,在C调曲笛上,以罕见的连续的超高音Do颤音,流畅地下行到最低音的筒音Sol颤音,配合气息的强弱起伏,形象地描绘出瀑布飞泻的壮阔景致;;疾行如风的手指,让一连串的连音如同连续的颤音,仿佛激流滚滚溅起的水花,唢呐带出雄壮的主题,勾勒出大地的雄浑气势。随后竹笛一连串的三连音舒缓情绪后,带入山河壮观的第二主题,不同于唢呐宏大的音量营造出宽阔的气势——事实上也不可能,竹笛强调的是“内在的宽广”,透过对音乐形象的理解,以竹笛特有的音色与对比,呈现演奏者对大好河山,抒发内心的激情与赞叹;之后转入G调,由唢呐同样以不大的音量,重复笛子的主旋律,笛子筒音转Do,以不同的音乐形象,演奏第一乐段唢呐副旋律,连续的长颤音和舒缓的长音,随着情绪的起伏波动,与乐队的主题相互呼应,若隐若现,令人的思绪不禁随着演奏者与作曲者的创意而展翅飞翔;之后《汇流》滴水成泉的精彩乐段,以笛子描写水滴的形象,加上以木琴为主要衬托的配器手法,传神地勾画出水珠叮咚的各种景象,令人赞叹不已;紧接着的连续长颤音,情绪带入鸟语花香的第四乐段,F调梆笛筒音做Re,用不同节奏的吐音与连音结合,描写大自然中生动活泼的无限生机。乐段中还大胆的借鉴爵士风格的演奏手法,竹笛在乐队因定音型的伴奏下,以F调笛筒音做Sol,即兴演奏华彩乐段,更见潇洒飘逸;而随着乐队逐渐铺陈堆砌,情绪亦随之高昂地回复到第一乐段的主题笛子改以C调曲笛筒音做Sol,演奏宽广的主题,乐队的各个声部汇聚在一起,形成大江入海,汇流奔腾的壮阔气势,全曲在一波又一波的强弱起伏中雄伟的结束!

    《秋湖月夜

    这首“被诗人称为动人的诗,被画家誉为迷人的画”的代表曲目,源于作者读了张孝详《念奴妖·过洞庭》的词,被诗人高尚的品格与节操所感动,于80年与另一位作曲者彭正元先生,到上海附近的太湖,体验生活后创作。原词中写道: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应念海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阔。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宋孝宗乾道元年(公元1165年),张孝祥出知静江府(治所在今广西桂林),七月到狂。次年六月,遭议解职北归,途经洞庭,时近中秋,清风明月,万籁俱寂,作者在天人观照、物我两忘的豁达思绪中,写下了这首气势恢弘、潇洒坦荡的动人佳作。八百年后,诗人崇高的节操感到了俞逊发,更激发了他的灵感,创作了这首画时代的笛子经典名曲——《秋湖月夜》。

    在俞逊发的理解里,他试图用安静来表现人类伟大的情操与气度,在历经生活的煎熬与苦难之后,能够不怨天尤人,在夜深秋瑟、满天星光下,还能陶醉在自然之中,以北斗为杯,江水作酒,把山水万象做为宾客,进而超越一己肉身的限制,跨越时空,物我两忘。在原词中,可以窥见作者洁白无暇的高尚品德,曲子所要表现的,也就是人类高尚的情操,在澄澈的湖光月色下的歌颂礼赞,而是心灵、思想、品德上的回归自我,还诸天地!在自然之下,将人的心灵美表现出来。也唯有人的心灵低沉内敛、圆润浑厚的G调低音大笛来演奏,用安静来表现乐曲的高潮与强度,用弱奏来体现作者宽阔的胸怀,这也是乐曲的精华部分。

    由于作者俞逊发创作《秋湖月夜》缘于张孝祥《念奴娇·过洞庭》的启发,其曲式结构也参照原词的格式定型,能细细吟诵,两相对照,体会也一定更深,诗词与音乐竟能融合得如此巧妙,不禁令人为之倾倒!《秋湖月夜》是透过G调低音大笛醇厚朴拙、甜美委婉的音色来刻画深沉内敛的乐思与恬静悠远的意境的。乐曲分为三段:

    一、风轻月明,湖光粼粼,水光同色,一碧万顷。
 
    二、古刹钟声,悠悠远长,和风飘扬,仙乐霓裳。

    三、夜深秋瑟,满天星光,人在画中,心醉若梦。

    一开始,抱的长音衬出恬淡宁静的背景,箜篌轻轻的拨奏,仿佛湖面微波荡漾,又仿佛满天闪烁的星光,正是“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大笛以弱奏带出细微起伏的旋律主题,犹如作者略带落寞却又自在的独白;而大笛与小乐队相互衬托奏出的主题,生动的描绘出一幅宁静的秋湖月夜,时而清风拂面,时而水声泠泠。清夜如水,此心坦荡,唯天地可表!“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而生活尽管并不如意,理想与现实的落差,在沁凉如水的夜里,当我们忠实的面对自己时,是那样地折磨着我们,逼得人们不得不去省察自己的内心。但,苍天啊!扪心自问,此心依旧明晰,如冰雪明月般,光可鉴人。

    你听!远方的古刹传来澄澈的钟声,让人的思绪更加清晰了,一阵清风飞身而过,抑望天际,作者坦然了!而天地亦因为诗人的洒脱而为之动容。

    第二段音乐随之而起。在方响轻巧的旋律中,我们仿佛能听到仙女的环佩叮当声,在明朗有生气的小快板中,大笛转为C调筒音做Re演奏,欢快的旋律中彰显的是作者“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俱宾客”的自在与洒脱。

    第三段,在抱空旷宁静的背景下,笛子再次奏出稍具变化的主题,秋露满天,玉兔西沉,沧溟空阔,水天一色。这样的景,让人不禁心醉如梦,难怪苏东坡要说:“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而我们沉浸在这样美好和谐的世界里,忍不住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秋湖月夜》的美,已是有口皆碑的了,基本上它是一首雅俗共赏的好曲子,如《远方的思念》一般,令人动容,不像《琅琊神韵》或《赤日》,需要更多深沉内敛的涵养与修持。《秋湖月夜》美得像一首动人的诗,一幅迷人的画,在竹笛的表现力上,突破了传统喜怒衰乐与风花雪月的僵化模式,在继承传统诗词书画的艺术美学和武术气功的均衡、对称、圆融、自如中,将笛子艺术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境界,透过气与意、气与情、气与神的协调,进入一个无我忘我、天人观照的永恒境界。

    欣赏《秋湖月夜》是对空灵唯美世界的探勘,除了聆听它的旋律,而更进一步的,则要体会乐曲的意境与弦外之音,感受作曲者、演奏者赋予旋律的生命力,它的呼吸与心跳,升华到一个超乎语言障凝和时空限制的空灵唯美世界之中。“唯乐不可以为伪”,笛音澄澈处,直指人心,发人深省。“笛者,滌也,所以滌邪秽。纳之以正。”古来多少骚人墨客,在“响遏行云”、“穿云裂石”的笛声中,忘怀得失,快意古今,实在是因为笛音深处,蕴含着天地的奥秘与神韵啊!中国人讲“天人合一”,说“精气神”,是其来有自的。《秋湖月夜》在宁静清幽的笛声中,带给我们美好的感受,在笛子的表现力上,更做出了划时代的贡献,象征笛子艺术在“吹情”手法上,迈入新的里程碑。我们不知道将来的人们如何评价《秋湖月夜》,毕竟这首曲子问世不过二十年,论断其是否具有《二泉映月》般的地位,尚言之过早。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念奴娇·过洞庭》与《秋湖月夜》在创作上虽相隔千年,但只要我们仍对人世的残缺、遗憾抱着同情与谅解的态度;对人性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挥洒出的生命韧性与光彩,衷心感动;“表里俱澄澈,肝胆皆冰雪”的坦然,必定会随着清幽澄澈的笛声,突破时空的局限,在无尽的岁月里,继续抚慰无数向往真善美的性灵。

    《远方的思念》

    是俞逊发广为人知、深受喜爱的一首排作品,由李汉颖先生配器。以中国四千年前的古老乐器,仅仅用五声音阶里中音Mi到高音La的八个音,发展成八个小节略带伤感却又深情的乐句主题,却深刻地指出有情天地,难舍的终是一个“情”字。排特有的空旷、悠远音色,加上女声、二胡、小军鼓等简炼却动人心弦的伴奏烘托,让这首乐曲演奏起来深具穿透力与感染力。许多听到这首乐曲的人们,不禁为之动容!《远方的思念》演奏起来,谈不上什么难度,但却真真切切地用简单的音符说明一个深刻的道理:唯有发自内心感动自己,才有可能真正感动别人!音乐如此,有情天地的万物,亦莫如此!

    《琅琊神韵》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北宋·欧阳修《醉翁亭记》

    宋仁宗庆历年间,欧阳修被贬为滁州(今安徽滁州)知州。抑郁不得志之下,只有暂时放开国家大事,纵情于山水之间,并写下这篇自在洒脱的散文——《醉翁亭记》。“醉翁之意不在酒”此一千古中句,就为“酒国英雄”们所引用,殊不知欧阳修在避世之余,是有他的坚持与自豪的。而琅琊山的美,也因此一名篇——当然更因为它的丽质天生,每每为骚人墨客伫足徘徊,流连忘返,创作了不少传世的佳作。除此之外,琅琊山一带,也因为生产高品质的笛膜,深为专业笛子演奏家所喜爱。因此,每年的端午节前夕,芦苇成熟时,俞逊发总要抽空到这一带来采集笛膜,琅琊山的灵气与《醉翁亭记》里的豁达,深印在他脑海之中。

    1983年前后,怀着对大自然和对欧阳修豁达胸襟的向往,俞逊发再一次的以其灵感与巧思,创作了这首酝酿着禅意的乐曲。不像《秋湖月夜》那样,具备动听讨好、雅俗共赏的旋律,《琅琊神韵》的禅意则更必须在静静长夜里反复吟咏,细细品味!或许在寤寐恍惚的刹那间,你会深深地被作者深沉内敛的乐思所感动;让澄澈宁静的绝美音色,如同一条潺潺的小溪流过你我的心田,在沁凉如水的清夜里,享受那永恒一瞬的和谐与宁静。此外,《琅琊神韵》描写的既然是琅琊山的神与韵,又是作者以景寄情的又一力作,读读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是必要的。当然,如同欧阳修“醉翁之意不在酒”一样,俞逊发的《琅琊神韵》其实也是意在言外的;而是为了更好地表达这首作品,俞逊发创造性的发展了指击音及哨笛双音等技法,并且第一次在器乐曲中全部以声乐伴奏。喜爱《秋湖月夜》的乐友们,实在不能忽视这首作品在俞逊发笛子艺术中的地位。

    《琅琊神韵》以降B调大行,全按做Sol演奏,意境深远,气息控制的难度也高。而除了在创作手法上的突破,悠然自得般的独白令人耳目一新。从演奏的角度来看这首作品,演奏能否过关,已可考验出一个人的气息功底与心境修为。这在竹笛作品中也是少见的。在这一方面,俞逊发有意识地突破传统笛曲风花雪月的窠臼,进而开拓竹笛艺术的另一个高峰。《秋湖月夜》如此,《琅琊神韵》亦如此,近年来,包括《太极》音乐在内的即兴创作更是如此!

    《琅琊神韵》全曲约八分半钟,根据《醉翁亭记》的散文,分成七段,依序为:一、日出而林霏开;二、苍翠拨天;三、酿泉潺潺;四、太守醉也;五、众宾欢也;六、人影散乱,夕阳在山;七、云归而岩穴眠。

    一开始,竹笛就以精确的气息控制,透过竹笛的弱奏技巧描绘出朦胧的情境,低沉悠远的音色,仿佛黎明的前夕,在音色的对比,音量的强弱中营造出空间的层次感;群山围绕,晨雾弥漫,在宁静中,却又让人隐约感到一股蓬勃的生命动力!而紧接着低音La到超高音Do,跨越两个八度的上历音,生动的描绘出朝阳自云海间腾空而起,日出而林霏开,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呀!

    随后笛子形象化的模仿山林间传来的第一声鸟鸣,苍翠蓊郁间,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清新亮丽和生意盎然,连续的长颤音仿佛深透湖畔荡漾的水波,而竹笛弹吐音的演奏,更在静态的景致中,勾勒出山林中跳动的生命力。

    指击音模仿酿泉的潺潺流水,更是一绝,令人赞叹不已。随后,乐曲一转,成为醉翁先生的独白,如诗词般的吟唱与昆腔的运用,巧妙地刻画出欧阳修寄情山水,饮酒赋诗的自得与陶醉。在丝竹乐声中,觥筹交错,起坐喧哗,众宾欢也。已而夕阳在山,竹笛以泛音及虚颤的技法,表现出空灵、虚幻、空谷回荡的悠远景致;多指颤音,形象地突出倦鸟归巢、人影散乱的情景。接着,作曲者又大胆地创造出哨笛双音的技巧,透过哨音与虚吹笛子吹孔,构成和声,在虚实间,造成飘渺变幻、暮霭四垂的景象。旋律反复后,以实音吹奏,在虚实的对比中,寄托深沉内敛的情感和对未来的无限想望,在悠长的笛声中,一切复归于宁静。

    《琅琊神韵》的美是要细细品味的。在俞逊发出神入化的演奏中,更赋予我们无限的想象空间,在动与静、朝与夕、人与物、远与静的对比手法中,变幻纷呈,给予我们美好的享受,令人回味无穷。在欣赏这首曲子时,我愿再一次与您分享的是:请注意他的呼吸与心跳;吴华先生独具巧思的女声伴奏,在全曲中的烘托效果;各种新技法的开发运用是那样的顺其自然,愉到好处;全曲挥洒飘逸,一气呵成,圆转如意,循环不已,在以景寄情的演奏上,再创新的高峰!这样一首来自天地的感动与呼唤的笛曲,让我不禁要向您再三推荐《琅琊神韵》的天簌、地簌与人簌,愿您也陶醉在《琅琊神韵》的神与韵里。

    《赤日》

    1984年,俞逊发先生因为《秋湖月夜》在第三届全国器乐作曲大赛中得到一等奖,进入演奏事业的另一个高峰,但是有感于从未受到学院的专业训练,在作曲家吴祖强先生的支持下,进入中国音乐学院任教,并在作曲系中学习。1986年创作了这首以倒影手法表现哲学意念的现代派作品,并由王甫建先生配器。全曲分三个段落:一、云蒸霞蔚;二、赤日炎炎;三、阴阳太极。

    《赤日》全曲以降B调大笛演奏,透过大笛低沉苍茫的音色,营造出神秘幽远的气氛,带领人们仿佛回到文明之前的蛮荒远古,象征人类对完美不懈的追求,与回归自然大地的深切渴望!这样一首“远反”人们熟悉的旋律习惯,纯粹以各种长音的气息控制与音色变化,表达人们内心深遂幽微的意念与感觉,不仅在竹笛作品中首创,即便是在以气息的掌控见长的俞氏风格作品中,也是比较困难的。乐曲一开始以微弱的长音配以上揉音,模仿古琴演奏的技法与韵味,勾勒出云蒸霞蔚的朦胧景象,连续不规则、忽强忽弱的下滑音,模仿海欧忽远忽近的叫声,给予人远古开天辟地的神秘感,哨笛双音虚实相间的音响效果,更带来了无限的想象空间。阴后一声大锣响起,木鱼跟进,演奏者以喉音伴随笛声,笛子改以第六音孔当吹孔,演奏仿唢呐乐句的旋律,勾勒出赤日炎炎、大地干旱、人类祭天祈雨的景象。唇击音摸拟了“想象”中的恐龙叫声,虚吹吹孔形成的风声,连续的上滑音和长颤音冲到笛子少用超高音二点的Re,则是想象地球逼近太阳,进而爆炸毁灭的情景。接着大提琴的长音后,笛子以弱音带出地球毁灭后天地间的寂静,以再现式的旋律象征阴阳大极,大地仍然蕴含着无限生机与力量!

    《形影》

    俞逊发以笛子之外演奏的乐曲不多,但是以箫演奏的由顾冠仁配器的这首《形影》,却绝对值得重视。如同《赤日》一样,《形影》也一反常态的,不以一般人容易接受的“优美”旋律吸引人。80年代后期,作者有感于人生的无常与人情的困顿,人世间的遭遇总不免有些许无奈。为了表达这样的一种意念,特别选择了箫特有的清泠萧瑟的音色,根据道家思想的精神,写下了这首深具自我省思的哲学意涵的作品。全曲分五段:

    一、呼唤式的乐句,是作者童年的回忆。以箫演奏游魂式的乐句,则是作者对生命的坚持与挣扎。
   
    二、是第一段的发展,略带沉重的节奏律动与感叹式的旋律,象征着人世多难和作者在艺术道路中对理想的追求与坚持。

    三、人情冷暖,火光日下,人的影像变幻莫测,窨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自己?略带嘲弄式的乐句,若自嘲?拟搞议?但又荒谬得是那样的不可信任!

    四、水月清冷,唯有平静的水面,才能如实反映出真实的自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凸现的其实是一种潇洒自若的坚持啊!

    五、藉助外物认识自己,不免偏差!呼唤式的语句与首段呼应,也象征着唯有真实的面对自己,认识自己,才有真正解脱的可能。

    由于这种形式体裁的作品在民族器乐里并不常见,与《赤日》一样,以竹笛来表现抽象的概念与感受,期待多数听众能够有所感悟体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俞逊发毕竟以他深厚的气息功底,以及对竹笛的理解与驾驭能力,把竹笛从气与情、气与韵、气与意,更进一步提升到气与神的境界!对竹笛表现的题材与手法,更做出具体的尝试与贡献。

本站原创   文章录入:蒙蒙    责任编辑:蒙蒙 更新时间:2007/7/9 15:50:53   发表评论
分享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推荐音乐
    推荐视频
    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 商标
    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网络带宽由深圳琴行 音乐厅大音琴院赞助